私人小说网免费提供天哭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私人小说网
私人小说网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科幻小说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耽美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短篇文学
小说排行榜 仙侠小说 网游小说 经典名著 都市小说 架空小说 乡村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白驴公子 女王时代 梅开二柱 三人成狼 爱慾熏心 颠倒痴迷 娇妻养成 蛇蝎美人 海盗生活 母欢子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私人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天哭  作者:马荣成 书号:43762  时间:2018/11/12  字数:12961 
上一章   第四章 同心盟    下一章 ( → )
破镜,能否真的重圆?

  断炫,能否真的重续?

  迷茫芸芸众生,有无数破裂了的“情”和“物”就像破碎的镜子及断了的琴玄,无论人如何对其恋恋不舍,如何不想失去,都无法再恢复原状。

  但,据说在这世上,至少有一些事物在破断之后,仍可恢复原状。

  譬如…

  匹练。

  又譬如,步惊云曾误会孔慈断了的那条白练…

  要令断了白练彻底恢复原状,传闻必须以一个方法方能办到。

  然而,那却是一个痛得令人心碎的恐怖方法!

  那个方法就是…

  秦霜从没想过,向来在其眼中寻常不过的孔慈,此刻在她身上,竟发生了一件相当不寻常的事!

  正因为这件不寻常的事,平素淡定自若的秦霜也不由极度震惊,从云阁破窗而出,直向滂沱大雨中的孔慈跑去!

  然而,即使秦霜身如疾电出,却还是迟了一步!

  孔慈,已经在他掠至半丈之外时…

  不支倒地!

  “孔…慈!”

  秦霜连忙上前抱起孔慈,只见她已气若游丝,手中还拿着一条微微发黄的白练。

  但这些都并非令秦霜适才感到不寻常的原因!令秦霜感到不寻常的,其实是孔慈的脸!

  只见孔慈的脸,不知何故,竟已变为一片火红,红得面上血丝青筋暴现,似要随时爆裂一样!

  难怪秦霜刚才在云阁内,亦能透过滂沦大雨,瞥见孔慈这个不寻常的变化!只因如今她的容貌,简直如同恶鬼,极为丑陋可怖!

  “是…同心蚕?”

  看着孔慈面上像会随时爆裂的恐怖血丝,再看了看她手上仍紧握着的那条白练,秦霜似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但,她为何突然吐出“同心蚕”三个字,且面上还极度担忧之?同心蚕,到底是什么可怕物事?

  而孔慈此刻虽已极为虚弱,手上却仍紧紧执着雪缘留给步惊云的那条白练,似极为珍之重之,不想因自己下支倒下而令其有失…

  然而,那条白练不是早已断为两截的吗?如今却又怎可能恢复原样?俨如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但见本已渐渐昏的孔慈被秦霜一抱,方才半睁双目,虚弱地对秦霜道:

  “霜…少爷…也知道…关于…同心蚕…的事?”

  “那…很好…!”

  “情…霜少爷…代…孔慈…将这条…白练…交给云少爷…吧…”

  秦霜见其如此辛苦,仍不忘千咛万嘱将这条白练到步惊云手里,不由皱眉问:

  “孔慈,你为何懂得用…同心蚕?这条白练既然如此重要,作为何不亲自回给云师弟?”

  秦霜一连串的问题,虚弱的孔慈一时间也不知从何答起,她只是看着秦霜,无力苦苦一笑,再若断若续的道:

  “我…一直不知…自己在云少爷…眼中,只是…一堆依附男人生存的…

  废物…”

  “我知道…云少爷…此刻极不愿见…我这难废物,所…以,为免…令他…

  不快,还是…请霜少爷…帮孔慈…这个忙,将这条白练…转…云少爷吧…”

  孔慈说着已将自练递至秦霜面前。

  这条白练,曾由雪缘转到步惊云手中,再由步惊云的手转到孔慈手上,仿佛,曾接过它的人,在茫茫情海皆“不得善终”!

  若秦霜此刻接过它,又会否像步惊云、雪缘及孔慈一样?

  情?海?难?逃?

  然而,看着快将痛苦至昏的孔慈,试问,秦霜又怎忍心拒绝她的请求?

  雨还在倾盆的下,天还在凄然的哭。

  步惊云却仍是万变不动地坐于他的云阁内,上天下地。

  只有号称不哭死神的他,依然不曾落下半滴眼泪。

  然而,无论他如何不想被任何世情打动,有一个人,此刻却突然走进云阁,似誓要将死神的心打动。

  来人正是“秦霜”

  秦霜本已离开云阁,此刻却蓦然折返,步惊云脸上却浑无半丝讶然之,仿佛,任何人对他皆只是过客。

  也许,在他那双冰冷却又深邃如的眼睛里,根本从未将任何人真正看在眼内。

  而秦霜甫进云阁,亦未有实时走近步惊云,他只是站于云阁一个阴暗角落,道:

  “云师弟,你可知道,我为何会突然去而复返?”

  没有回答!正如秦霜所料,步惊云并没有回答!他又续说下去:

  “我今次折返,无非是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着这地手里一扬,一团物事已从其手中疾而出,直卷向步惊云!

  步惊云却连眼角也没看秦霜一眼,反手一接,已然将来物接在掌中!

  然而同一时间,死神冷如玄冰的脸,却罕有地微微一变,只因其接着之物,触手的感觉异常熟悉!

  低头一望,只见自己接在掌中之物,赫然是…

  那条白衣倩影留给他的“白练”!

  但…,这条自练本应已被一断为二,何以如今却完整无缺?且还落在秦霜手上?

  步惊云眉头轻皱,一瞥远处暗角中的秦霜,他向来已极少言语,自从为那条白衣倩影“钩心”后,更是益发静得可怕,故死神这一望,秦霜已知其心意,道:

  “我知你一定在奇怪,这条本应已断的白练为何会回复原状?”

  步惊云仍没响应,不过没有响应,向来是他的“专长”也是他等待答案的最佳方法!

  他在过去的生涯中,早已明白一个道理:

  只要愿耐心的等,任何事总会有水落石出、清楚明白的一天!

  时间,永远能给世人一个最好的明证、答案!

  问题只是,人们大都不愿花长时间去等待答案,或是根本便没有时间、甚至没有命去等待答案!

  但死神其中一个专长,但是如恒久不变的石像般等待。

  等待朋友!

  等待敌人!

  等待…

  复仇!

  可以说,等待,已经成为他的生涯,他的习惯!

  果然!未待步惊云再有任何响应,秦霜又继续说下去:

  “就让我告诉你!这条白练能回复旧观,全因为有一个人,为你服下了…

  “同。“心。”

  “蚕!”

  乍闻“同心蚕”三个字,步惊云冷面之上竟出奇地微微动容,仿佛他亦知道同心蚕究为何物!

  然而,能令死神微微动容的,亦不仅此三字!因为就在秦霜吐出同心蚕三字之际,他的人亦已自暗角步出。

  步惊云终于看见,原来进入云阁的人不至秦霜,还有另一个人!

  一个已至昏不醒、被秦霜抱在怀里的人!

  孔慈!

  只见昏沉不醒的孔慈脸上一片赤红如火,血丝责张裂,步惊云似已实时明白,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秦霜此时看着自己怀内不醒人事的孔慈,不无限怜惜地叹道:

  “我在云阁外发现孔慈之时,她已陷于半昏半沉,我真是万料不到,她…竟会为你下同心蚕!”“云师弟,虽然你我从未见过同心蚕,但你也该知道,同心蚕究竟如何可怕吧?”

  是的!步惊云当然知道,甚至已在无道狂无手上的聂凤亦知道!

  缘于在多年之前,雄霸曾将武林发家毒学的溉略告诉他们三师兄弟,当其时,他们亦曾听闻有关同心蚕的事…

  所谓同心蚕,其实是一种“同卯所生”的罕有异蚕,这种蚕有一种奇妙本事;只要人将其中一条同心蚕下,这个人便能在一个时辰内吐出一些丝线。

  据闻这些丝线,具备可将世上一切断裂丝罗修回原状的神效,这本来是件好事,然而很不幸,同心蚕亦是一种奇毒无比的蚕!

  下同心蚕的人,全身的血及肌肤,皆会如被火烧般痛楚,就像给地狱之火燃烧一样,听说,至今还未有一人在下同心蚕后,能有方法死得好过一点…

  更不论有方法可解毒!

  若真的要解同心蚕的剧毒,便必须找未与其“同卯所生”的另一条蚕。

  由于二蚕同卵所生,毒相近,故能以毒攻毒,化毒无形!

  虽然同心蚕剧毒无比,便自古以来中毒者甚少,缘于很少人会因为要修回一些丝罗而下同心蚕,大部份中毒的人,都是被人用强喂下,以令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因此,像孔慈这样因为要修补一条白练而服下同心蚕,简直便是凤瞩角,甚至接近愚痴!

  是的!孔慈真的是“愚”为“情”而愚!

  倘若不“痴”又如何能生一条奇丑无比的毒蚕?还要受尽其毒煎熬?

  可是,她这一切愚痴,为的又是什么?

  还不是为了成全她暗暗恋慕的云少爷?

  即使在步惊云脑海暗角,有的只是那条白衣倩影,并不是她这堆下的废物,她还是义无反顾地下可令她“焚心”甚至“毁心”的同心蚕…

  只因为,焚心毁心,都不及“痛心”…

  看着仍未醒过来的孔慈,秦霜不由又语重心长地对步惊云道:

  “孔慈曾在未昏前告诉我,是那个‘无道狂天’的使者红眉,在据走她的那段期间,将那条同心蚕给她,并告诉她那条同心蚕可彻底修回你那条白练,当然,他亦同时告诉孔慈关于生同心蚕的恶果…”

  “因此,孔慈在生同心蚕前,绝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将会有何惨谈下场,更不会不知道,即使她在痛得昏过去后,还会再醒过来继续痛苦…”

  “这股痛得魂飞魄散的彻骨痛楚,将会每隔数天发作一次,直至十之后,若她还未能得到另一条同心蚕作为解药,便会大限临头,全身的血及肌肤,会被剧毒烧千,变为一具干尸而死…”

  是的!孔慈在蚕之前,绝不会不知道后果,可是为了步惊云,她还是诚心将蚕下,将自己的生命毫无条件、毫无奢求地彻底奉上…

  纵最愚昧的人,相信亦会明白孔慈的一丝芳心,更何况是人神共怕的死神?

  可是,听毕孔慈所干一切,步惊云却始终份是无动于衷,只是将那条已恢复原状的白练收进怀内,再若无其事的道:

  “很好。”

  “既然白练已恢复原状,”“你,可以将她──”“带走了。”

  天!想不到孔慈一番苦心,却只是换来步惊云一句冷淡无情的话?就连本来事不关己的秦霜,骤听下也忍不住道:

  “云师弟…,孔慈为了修补你那条白练才会至如此的,你…怎能这样…不近人情,叫我…将她带走?”

  步惊云却已连眼角也再没看昏述的孔慈一眼,只是如一个冷面幻判官,木无表情地吐出他的人生格言。

  “江湖,并不是一个留情的地方。”

  “无下会,更不是一个留情之地!”

  “为情不顾一切的人,”“根本就不适合留在天下会!”

  他所指的,当然便是孔慈!

  秦霜简直不忍相信自己的耳朵,缘于他虽知步惊云向来冰冷无言,却并非真的冷酷无情,冰冷与冷酷,根本便是两码子不同的事!

  然而,秦霜的震异并没维持多久,很快很快,他心中这股震异,已被另一个在脑海闪过的念头盖过:但见他蓦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对步惊云道:

  “云师弟,不知你有否听过,某些人若喜欢了一个人,有时候,反而不会想与那人接近,甚至可能会对那人若即若离?”

  秦霜突然说出一番这样的话,步惊云不由一愣,但仍十分冷静,并没响应,静待他说下去。而秦霜此刻也直视着步惊云,仿佛要看时他心中的地狱里,他又道:

  “其实,一直以来,我就有一个想法,但是孔慈随你已有多年,一直默默守在你身边,你,会否对她一久生情?”

  “初期我也不大相信,我冰冷无情的云师弟怎会对一个婢女久生情?可是如今看见你对她这种超乎想象的冷酷,我却开始有点怀疑,你,可能已真的喜欢上她!”

  骤闻此语,步惊云不知是因被说中痛处,还是别的原因,竟一反常态地断然否认,但听他冷冷回秦霜一句:

  “依你的说法推断下去…”

  “那,若我一掌杀了你,”“我,岂非也喜欢了你?”

  秦霜给他说得啼笑旨非,他苦笑:

  “云师弟,无论你如何否认,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莫名其妙,愈是喜欢的人,便愈是害怕面对她。”

  “若不在乎孔慈,又何俱面对她?团此,你这样冷待她可能正因为你已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了她…”

  “你逃避她,其实是因为你害怕自己与她再长久共对下去,会──”“更喜欢她!”

  真是一语中的!步惊云闻言亦陡地一脸死灰,仿佛真的被说中心底深处…

  是的!也许真正在害怕的人,是他自己!孔慈便从来没有逃避!

  然而,即使秦霜这番话令死神变,死神很快便以其熟练的冰冷表情,盖过他脸上的死灰,甚至盖过他对孔慈的感觉!但听他又以冰冷的语调道:

  “随你…”“怎样说!”

  “反正你说的,”“绝!对!不!会!发!生!”

  “绝对不会发生”六字,死神简直就像豁尽平生之力吐出,吐得异常斩钉截铁,异常狠!

  既然步惊云一再出言否认,秦霜闻言,亦知不宜再与他说下去,只是低首看着自己怀中的孔慈,道:

  “很好…”“既然你自己断言绝不会喜欢孔慈,更将她赶出云阁,那你可别要怪我了。”

  秦霜此语说来有点莫明其妙,步惊云斜目向他一瞄道:

  “我,为何会怪你?”

  “因为,”秦霜定定看着步惊云,一字一字地道:

  “从今开始,我会照顾孔慈!”

  “她以后就跟随我好了!”

  势难料到,秦霜决定让孔慈跟随他?这样也好,孔慈既然已被步惊云逐出云阁,如今在苏醒后,总算暂时有栖身之地!

  步惊云的瞳孔在收缩,他在付度秦霜为何这样,然而,秦霜却没让他忖度多久,但听他饶有深意地道:

  “云师弟,孔慈是一个好女孩,说不定地跟随我后,我也会渐喜欢上她,不过我一点可以肯定的是…”

  “若我真的喜欢孔慈,便决不会似你那样将她逐出我的望霜楼,我反而会要求师父让我娶她为,届时,你可别后悔今错失了一个如此关心你的女孩!”

  秦霜说着,已抱着孔慈转身步出云阁。

  一直极少响应的死神,此刻却突然再一开尊口,道:

  “红眉蚕,”“显为要令我百上加斤,”“你,又会如何救她?”

  死神的推断异常准确!那个红眉曾对孔慈明言,她对他的主人无道狂天极为有用,相信便是要令死神在费神营救聂风之余,还要为孔慈的生死而百上加斤!

  秦霜闻弹,又有深意地答:

  “若那个红眉的动机真的如此,那他这一着就大错特错,因为,你根本便不在乎孔慈!”
<天哭> Www.SireNXs.COM
上一章   天哭   下一章 ( → )
九天箭神千神劫之再世四大天王之夜再见无名魔渡众生风云续集小椴短篇小说弓萧缘星砂笺
天哭完整未删版最新章节第四章同心盟由网友提供,《天哭》情节跌宕起伏,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武侠小说,私人小说网免费提供天哭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本站最新最快更新天哭的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